“杰克逊霍尔”投行前瞻-----美国将是下一个“日本”? 美联储微调政策的效能十分有限

随着新的一周拉开序幕,市场已经开始押注本周四、五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
 
受到疫情的影响,本次的全球央行年会以线上方式展开。
 
据日本时报最新报道,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早在去年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就深知全球央行面临的“陷阱”,如全球增长放缓的新常态、低通胀和低利率,这也是其缘何在逾1.5年之前就对美联储的政策和做法展开全面审查的理由,2020年新冠疫情以来,鲍威尔将对美联储的政策展开更新评估。
 
本届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英国央行行长贝利、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Philip Lane都将发表讲话,
 
经济学家们和投资者普遍预计两家央行将在年末之前宣布更多货币刺激,最有可能的形式即增加购债。
 
而美联储的框架评估也预计将在下个月完成,委员会们很可能对通胀采取更为轻松的态度,事实上,他们能够很好地暗示在通胀遭遇数年来低于2%目标位后,美联储将欢迎通胀温和高于2%的情形。
 
继美联储2012年引入通胀目标以来,其所青睐的通胀指标就持续低于2%,均值刚好位于1.4%,这对于央行而言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结合较低的经济增长,这意味着利率水平维持在历史地位,这些挤压了美联储应对疫情下经济遭遇下行风险的能力,并令这一风险可能更深更久。
 
目前的疫情就是最佳案例,在危机袭来时,美联储基准利率目标区间的下限仅仅位于1.5%的位置,官员们在三月份的两次行动中迅速将利率走廊的下限削减至零,但对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下滑而言,这一措施似乎还回应不够。
 
一旦美联储被迫增购债券,企稳市场,推低实际的接贷成本,就这些措施是否有效尚待证明。
 
目前美联储面临的困惑在于是否美联储预期做出的微调能够释放政策空间,有效应对未来的经济萎缩。
 
前美联储官员David Wilcox质疑这些微调的效能。
 
现任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学者的David指出,央行仍将被限制于它们能在多大程度上降低利率的盒子内。
 
另一名前美联储官员Roberto Perli则认为,如果疫情危机及其之后的事态演变使得央行遭遇更恶劣的情形,这是因为该情形很可能促使家庭用户节省更多来保护自身免于疫情的折磨,换而言之也对利率水平带去下行压力,使得美联储在萧条期间鲜有空间降息。
 
野村证券首席美国经济学家Lewis Alexander认为,压低利率是长期作用的结果,对于这些因素正在反转的可能性不持乐观立场。
 
其认为,美联储很可能会最终走向日本央行的道路,日本央行已经将短期利率水平维持在零或低于零的位置长逾11年,然而日本仍然背负着不景气的经济,且更容易跌向衰退,通货膨胀率过低有可能周期性地演变成通货紧缩。
 
为了应对这一风险,美国财政政策制定者很可能需要采取更多措施应对经济下滑。
 
由此,这些话题很可能是本届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的关注,肯萨斯城联储给出的今年主题为“引领未来十年:货币政策的启发”,当然预算政策也是很关键的话题。
 
Wilcox表示如果回看过去10年,我们就能发现,目前的局势像极了日本的场景。

 

免责说明:
1.本网站部分文/图来源于网友、会员分享及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意味着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2.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信息的正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正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
3.如果本网站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网站将及时予以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4.任何透过本网站网页而链接及得到的资讯、产品及服务,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